08 << 2017/09 >> 10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2010-10-07 (Thu)
码了二千五百多字我还真是闲orz
113回的结尾比112回还戳人,不过114回睡眠不足的某人又可爱到爆。

鈴木達央ラジオTIME第113回目2010.09.14更新

照常一次录两回radio,录完112之后觉得气氛沉重,喝了杯咖啡重新调整了状态。
千叶县的姑娘询问某人什么时候才能解禁下neta自重,我的日记里你在5月18日说要下neta自重,不说下neta的达央桑有种异样感,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时候解禁,还是说以后radio time里不会再说下neta了?
某人傻不拉叽的笑着说,原来我5月还说过这种话啊,自己都忘记了。brabrabra要是有想说的还是会说的,最近那方面的neta有点少,而且我都在电击大赏里说过了,没有新鲜感了。下neta说过一次,就不想再说第二次了。好比玩RPG游戏,大绝招只发一次,就像奥义一样,以后就用奥义来代替吧,今天的奥义!好俗。之后一阵蠢笑。
第二封mail的姑娘是第一次投稿,对某人说请多关照。某人好开心的说,请多关照这句话就好像空手道前打招呼的おっす一样。姑娘说自己是受验生,面临各种选择,被老师问道将来想在人世留下什么,却不知如何回答。某人说自己很不可思议的什么都不想留下。想要留下什么,这不是人类的欲求吗,所以自己并不想留下什么。(你大爷不是野望だらけ吗!)装着自己东西的密封舱被别人捡到之后会被吐槽这是神马的。我对留下什么东西没有兴趣。
ハイパーダイキ是神马东西求解JVJ
虽然因为倦怠期而使情报过期,不过还是想恭喜某人接手ファミ通的MC。某人感叹终于接到关于游戏的番组了,超级开心。然后估计脑子抽筋,宣传了十番的天降第二季,还提起了黑执事,最后当然不忘再重申OCD喷。
在念最后一封mail之前,某人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说出正确的话,但还是想念一下。写mail的姑娘的母亲在八月去世了,享年41岁。无法忘却母亲的体温,虽然明知已不在人世,但自己却还想去寻找。父亲和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愈发不佳,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听某人念mail的时候就有点想哭,之后某人说:这种事情他也无言以对,很难说,我懂。啊不,我,我的母亲身体很好。其实一点儿都不懂这种心情。怎么说才好呢,这种时候该怎么办,想必一定很痛苦吧。设想如果是我的父母去世了的话,一想就会崩溃。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真的没法想象,我想我也会沮丧的,绝对会沮丧。我说的肯定不正确,也不应该这么说,或许真的不应该在电波里说这种话,但我觉得可以,沮丧一次,这种事任谁都没办法的不是吗!越是爱父母,就越会沮丧,沮丧一次也可以啊。但我希望你一定要重新振作,不想看你一直沮丧下去。你要是答应我你会重新振作,现在沮丧也可以啊。我不知该如何表达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不过,我每次看到这样的mail时,虽然知道自己必须去理解,但我真的不懂啊,真的很对不起。这种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做主持人!但还是希望你能够重新振作,只许沮丧一次。我觉得我说了不正确的话,但如果周围人不允许你这么做,而你真的很痛苦,我是这么想的,我完全不会去指责你的。我只能说这些,对不起,对自己感到生气,只能说出这些,真的对不起。这种事很难去理解,我并没有类似的经历,恩,不行了,我只能说这些,恩,放送也有时间限制,不能总结了啊,但今天就是这种感觉。只不过,真的觉得能考虑到这些,你的母亲也一定会感到高兴的,今天就到此为止。
↑↑↑↑这位定期震我一下的真心人先生啊远目JVJ

鈴木達央ラジオTIME第114回目2010.09.21更新

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←某人今日飒爽登场!!
录radio之前那天一直在工作,录了Black Robinia的抓,还在某动画里插了一脚,之后去lantis商讨关于专辑的事了。商讨从9点半或者10点开始,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,然后就来录这期的radio了。之后还要check台本,深切的感受到为毛时间会不够用,所以这次radio期间可能会有些模糊的地方,尽管这样还是希望大家能听的开心,大半夜的真是抱歉。
有两个姑娘写来了一样的mail,说听了上回radio觉得某人好可怕,对这么想的自己也很厌恶,某人虽然没有说肤浅的话,但还是想听某人说些绅士的东西。简而言之就是听众对不断抛直球的某人感到很害怕哈哈。让听众感到害怕的主持人,感觉好像干了不能干的事,然而抛直球和我自身是有同一性的。对不起,真的没打算吓你们,大概我说话方式不太好,对不起,我会注意的。其实我是想就事论事的,但好像即便我想冷静的说话,语气还是会激烈、会很有power、眼神差劲、口气狂妄。(語気が荒い、パワーが乗ってる、目つきが悪い、生意気←这人自知之明有时候还挺不错的orz)
下一位姑娘问某人是否会在某一时刻觉得自己没用,某人说:现在这样睡眠不足的我还真是没用到无敌。啊呀我自己说出来了,恩,我今天睡眠不足哈哈,但我会加油的。
暑假结束了,上课觉得好困,达央桑以前认真上课吗。某人飒爽的说:被人问有是否认真上课的时候绝对会回答没有的不认真学生,超级讨厌学习,现在也是如此。有次去了学校,第一节课努力没睡着,第二节课屏不牢了,等醒来已经是第五节课,连午饭都结束了,大家正要去上体育课,还想着,啊类,我的午饭呢……全部都结束了,连自己都被震精不已,被告知已经是第五节课后还笑了,这种有趣的经历没怎么发生过。
贴心姑娘询问某人每次收到那么多mail会不会觉得麻烦,某人说:基本上什么都能写,我都会看的。或许有人会觉得你这家伙其实根本不会看,不过基本上我都会看。啊我不行了,开始迷迷糊糊了。啊哈哈哈哈,啊今天还真是罕见啊,好久没在radio time里不在状态了,现在就好像是在家自言自语的tension。
收到了好多VX-Z的mail,读哪封好呢,都是赞扬的话,总觉得好害羞啊。然后话题又特别顺的拐到了OCD的live,某人说上次的说话方式有些失礼,默默的说了句ごめんね。之后谈了一些关于VX里翼和唱歌的感想,说这只是从我个人工作的视角出发所看到的,可能理解起来会比较困难,一边谨记自己是翼,一边为观众带来演出。然则OCD是从自我出发的产物,自己平时思考或想象的事情,想要传达或表现什么,非常直接的呈现出来。和刚才所说的经过角色过滤的产物有所不同。角色过滤这个东西就是,声优方面要边维持着角色边行动,这点非常重要。OCD方面因为是自己的东西,所以非常重视自我。两者在内心战斗,自己也不想去妥协。就好比OCD的商讨,不想妥协所以一直折腾到凌晨4点。OCD的live褒贬不一,有人不理解我所表达的东西,我自然明白这两种意见,还有关于杂志的事,这些日后再说。这次就稍微单独讲下普通event和OCD live的区别,尽管可能让大家不知所措,但还是希望大家都能理解。两者另一处不同在于与共演者的距离感,虽然这么说不太好,但自己是把event上一起工作的共演者当作重要的人。OCD却是member,换言之是仲間、友達。切入点不同,自己所表现的东西也随之改变。感觉又变成不知如何阐述自己意思的气氛了,虽然说自己是声优,但还在搞音乐,让大家困惑纠结,如果所有一切都能被喜欢的话将是我的荣幸。我言葉足りない,等想到了什么再说吧,现在只能说出这些话。
↑↑↑↑其实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你那破乐队会那么执着的原因JVJ
| [恋声以北]ラジオ | COM(2) | TB(0) |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